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[人间往事](13)作者:Poro_Ero
[人间往事](13)作者:Poro_Ero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,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,日本一本道中文字幕av在线播放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字数:1103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(13)

            第373日(固有时)

       Day373th(proper-time)

  轮台府,西域

  古老而略带点混乱的西域荒野,到处是戈壁,是沙漠,散布着赤红的氧化铁,滋养了多少豪杰。轮台乃西域首府,建城已有数千余年,历史悠久,华夷通婚,至于族貌难辨。西域三百六十族,遭遇东西两个方向的冲击,又经受漠北豪族的洗礼,早已面目全非,但凡非华者,皆以为是一族。

  五千年了,轮台就像没有变更过一样。平静的日子徐徐的拉开了帷幕,英雄与诗人藏起了铠甲和笔,背上了鲜绿的书包,回到了学校当起了学生。新学期的课程纷沓而至,新课旧课交替往复,应接不暇,李白和班超相视而笑。

  整个世界如同婴儿床般摇晃起来,荡啊荡啊,眼前的一幕也越来越模糊。只有鼻子,可以闻到沁人心神的体香。

  扬天明醒了,是渐渐的,苏醒在黑丝大腿上。

  原来前面纷乱的画面,是梦境啊。

  他枕着黑蛇夫人的腿,睡着如此之香,右侧温热的正是黑蛇夫人的露脐腹部,那是体脂率只有17% 、18% 的腰腹,线条有致、饱满又不粗壮。

  黑蛇正驱车赶到轮台东站外,承认自己采补了点扬天明的精气用来提神,但也让扬天明睡得很香。或者说,是睡得很死,做着诡异的春梦,醒来还有些头晕。
  扬天明有点不好意思的爬起来,以手洗面,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。

  他看着黑蛇夫人曼妙的身躯和玲珑的曲线,不禁上前想去拥抱。黑蛇夫人瞟了一眼扬天明,用瞬时闪避术躲开了扬天明的扑击。

  扬天明趁着意识朦胧,精虫上脑,把黑蛇夫人的座位向后一拉,自己跳坐在黑蛇夫人背后。黑蛇醇黑的发香夹杂着温润的体香扑鼻而来。扬天明用脚夹住黑蛇夫人的腰部,佝偻着身躯,强行伏在黑蛇夫人的背上。

  迷、迭、香。

  杨天明大脑里闪过这三个字。

  黑蛇夫人还在开车,小声的抗议扬天明这种行为。尽管如此,扬天明还是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,从黑蛇的腋下绕过,抓住黑蛇的一对奶子。隔着绫罗绸缎,还能感受到乳房的紧致而富有弹性,扬天明抓的好不爽快!恨不得将其捏碎。
  「扬总,你是想和我发展生活上的关系么?」黑蛇夫人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  「我……」扬天明迟疑了。不可能的。自己不可能和一个乡野女流有任何长期的关系。自己心底还有那座坟,藏着未亡人。

  扬天明收回了自己的龙爪手,逐渐清醒过来,老实回到了副驾座上,系上了安全带。

  两人沉默无言了片刻。

  「站到了,我们下车吧。」黑蛇夫人侧过脸,对扬天明莞尔一笑。

  扬天明哑然,推开门下车,正奇怪为什么黑蛇说「我们」。两人刚下车,就发现对面有两个二十五六的女子,穿着时尚,面容姣好,含笑而来。

  「绮贞,我的女儿。」黑蛇向扬天明介绍说。接着又向绮贞介绍扬天明,「这位是扬总。」

  绮贞看到了扬天明,竟有些呆呆的,脸颊偷偷泛起一丝红,微微点头,有些含蓄害羞的说「扬总,好。」

  扬天明看到了竟然是绮贞,脑袋一下子全醒过来了,只是应激反应式的答了一句「你好。」

  黑蛇又向扬天明介绍绮贞身边那位,「这位是我女儿绮贞的同学」黑蛇看着绮贞。绮贞明白过来,立马补充到:「叶诗雨,心理系的同窗」。

  「哦,都是同学啊。」扬天明吐出了一句废话,用来拖延思考的时间。既然都是帝国大学的学生,难怪两个人在一起。

  「是的,是的。扬总,这两位都是帝国大学的高材生呢。」黑蛇夫人高兴的介绍着。扬天明心里却跟盏明灯似的,眼前这位微红着脸的「乖乖女」绮贞同学,正是在丝路北线遇到采补了男友的那位。而旁边这位高傲张扬的女子,是十年前在蜀山有过几面之缘的少仙,当时大家年纪轻轻,内力便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只是当时年少,带着眼镜伪装的叶诗雨和自己还少不经事。现在的叶诗雨,光是高腰长腿就让一般男子欲罢不能,小腿修长细腻,与丰腴的大腿构成黄金比例,美不胜收。要不是扬天明见过大世面,昨天又被黑蛇夫人榨干了,交出了自己的下半身,不然现在扬天明早就想入非非,当场把叶诗雨给干了。

  「绮君,你。」扬天明正想问绮贞是出去做什么,并且下意识的亲切称呼绮贞为君。

  「啊,是这样的。」绮贞抢断扬天明的问题,「我把钱带出去后,安放到了苏格兰。刚好遇到诗雨,便一起回来了。」原来绮贞就是黑蛇口中的那个「西域的朋友」之一。不过股市慢慢拉涨四段、急速出货一段的手法,现在已经是第三轮了,绮贞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套现的,并没有获得暴利。而黑蛇之前口中的那些个「中东的朋友」,不过是当年自己在酒会上献言的那位王子的下属的下属,在大概也会因为在伊拉克的动作太激进,和超级大国、欧俄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中,要想断然从超级大国撤资,估计讨不到好果子吃。

  绮贞又怕被认出是回答了扬天明的话,又在话尾接了一句「妈妈」。

  黑蛇笑眯眯的说:「是这样啊」。

  「那,叶君,你在苏格兰是读书吗,修的是什么专业?」扬天明故意称其为叶君,想让大家以为自己对待所有人都是这么客气的称呼,从而掩饰刚才潜意识里对绮贞的冲动。

  「我是负责社会心理工程这一块的,在苏格兰。」叶诗雨似乎并不记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毕竟当年扬天明也没有表现的比她厉害多少,她几乎是天然的会忘掉对于庸人的记忆。

  「是虚拟现实吗?」扬天明追问道。虽然寥寥几个字,但仅凭叶诗雨那一句话就能推测出叶诗雨和虚拟现实相关的,并非常人能够悟到。当年扬天明在校董会,也就是学园都市理事会的策划案中,看到了以电动力无人车改造现实世界、以AI和VR改造虚拟世界的总策源,将极大扩张学园都市在地球人群中的影响力。

  叶诗雨有些惊讶,便多说了几句,告诉这个知道点内情的年轻人:「是的,研究在苏格兰,你有兴趣吗?」

  扬天明注意到了叶诗雨的手,纤细白嫩的手,白富美没错,但某些部位有些细微的特殊的之处。扬天明笑了,「不,比起你的心理学,我更关心你的医术。都说天下游医出莆田,有妙手回春之效。」

  那是一只长期气练手术刀的手,而且是莆田的正宗气法。

  叶诗雨脸一沉,知道扬天明这是反话,一下子明白对方来头不小。莆田自起家,分裂成三门十九派,多是江湖郎中招摇撞骗,专坑底层无知无财之人,往往养患成病、治到家破人亡。在内地但凡有点见识的人,都对此嗤之以鼻。自己虽是正宗,扬天明也点明求回春,却也受不了「同门」的臭名昭著,不想背负莆田一名。而仅凭刚认识两分钟,就能看出自己身份,扬天明的能耐必定非同小可。
  「呵呵,先生过奖了。不知先生在何处高就?」叶诗雨礼貌的回避了,语气变得客气起来。

  「哈哈哈哈,不就,不就,我的事情,你问她妈妈就好了。」说来话长的事情,扬天明也懒的跟叶诗雨扯了,不如让作为组织下线的下线的黑蛇夫人去说。
  不过扬天明也渐渐察觉到,在广府帝国大学读书的绮贞,和黑蛇夫人的共同点,都是同一套技法,是近郊小城东莞的改进技法。所谓东莞的改进技法,就是珠江岛上那些高神大佛所玩的高端奢侈手法,简化改进成大众财力能够承受的A货或者B货版,利用东莞廉价的劳动力来提供服务,吸引珠江岛的普通仙众北上跨境享受。而黑蛇夫人,不管去没去过东莞,从技法上看,都和绮贞师处同门。
  原来眼前这两个姐姐,一个师出自东莞,一个师出自莆田。闽粤之地,果然开化放肆啊。

  「还好你没有告诉我,平时我看的东西就多,我就是担心我学太多,进展会很慢,还容易忘掉。」扬天明打了个圆场。

  「没什么事了,扬总还要忙的,我们先回去吧。」黑蛇夫人感受到了扬天明眼光中的异样和轻蔑,觉得自己弱点是不是暴露的太多了,赶紧想避开这个火眼金睛般的上级,拉着女儿的手往车里走。

  「没关系,如果碰壁,记得回头就好了,不过,可不要辜负了上天给我们的天赋哦。」绮贞抢着说了这么一句,临走还拍了扬天明肩膀一下。

  众人拜别。

  扬天明等人离去,把绮贞留在肩膀上的自在式展开,那是一段信。

  「那是一次美丽的相逢,你我于斯邂逅。不经意的回眸,却成了绕骨的愁。风尘仆仆的走过半个大陆的颠簸,才骤然发现,你,是我最深的挂念。

  Clevernessisagift,whilekindnessisachoice。Cherishthegiftanddon『tbeevil。

  ——Yours,Lynch「

  不是吧,把自己洗白了?扬天明哭笑不得,只在心里言语了一句「这个心机婊」。

  不过,这到底是真话啊,还是假话。扬天明心底还是有些吃不准。

  随她去了。扬天明赶紧走特别通道上了丝路高铁。

  这次黑蛇夫人定的是商务专列,高铁上仙侠满座,议论纷纷。中央帝国的边界墙又开始加固修高了。自燃灯筑墙以来,隔八荒七洲之氤氲,保六合九州之安和。此次界墙修高一丈,与岌岌可危的局势有关。诸路高神大佛出访四方归来,带回了一些重要的交易,帝国的某些资本在闻得风声后,更在先行者的唆使下跟风出逃。上京城内,人人自危,草木皆兵。

  Clinton家族正联合各家,与Koch和Drump财团,争夺主动权。超级大国同样处于易变的临界点,对于在闽粤陈兵百万的弥勒,压力并没有减轻。与燃灯时期英豪辈出、群雄并逐的局面不同,此时削弱众藩的弥勒如若棋差一招,中央帝国即再无势力能反抗超级大国的碾压,帝国将回到分崩离析的乱纪元。幸好有极端组织曝光了离岸文件,压力相对的主要指向了彼得。有传言,中央帝国打算牺牲掉彼得,为自己赢取一段喘息期。

  嘉峪关,西凉

  窗外忽然亮起来,以超出仙侠们反应的速度,骤然亮到刺眼寒心的地步。
  「嘭——」。紧接着,一声巨响,高铁猛烈的抖动起来。四周的时空迅速异化。

  扬天明根本来不及展开自身的防御,身体遭受了巨大的打击,神经被剧痛刺激到麻木。这种规模的攻击,至少是一个大佛级的人物在外出手。而自己癫狂数日,糟践身体,早已无力承受这种轰击。

  渐渐的,扬天明似乎灵魂出窍,游荡着,游荡着,清醒过来。隐约看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房间内。

  一个中年老汉正向一个西域术士哀求。这种装束,似乎是百年前的打扮。那时中华大地生灵涂炭,民不聊生,饿殍遍野。西域术士法力扎实,游历四方,却也不过想挣点钱,找门阀世家换些生计。

  这个老汉显然不是门阀世族,大概是砸锅卖铁的攒了钱,哀求西域术士出手相助。西域术士数了钱数,略有欠缺,见实在榨不出油水了,便勉强答应「鱼骨移胎」的二期手术。

  几个手下从墙上挂壁的柜中取出冻藏已久的儿胎,看上去都已经腌掉了。术士们在一条大鱼骨架的腹内,开始了胎儿骨架的搭建。

  这种西域异术,扬天明只有在学园都市图书馆、那深层无人问津的角落中,曾经一眼扫过。那是重男轻女的饥荒年代,姐姐为了保全弟弟而献身,自愿或不自愿的借出子宫给儿胎,被吸去生命精华后,自身凋零,儿胎则被存放起来。等到小康家庭新的精气攒够,又将儿胎取出,放回母体,保养到顺利出产。

  扬天明游浮在墙壁上,看着儿胎重新恢复活力,吸食储蓄的精气而生长起来,放回母体续产。儿胎逐渐灵动起来。也许是多年沉睡的忍饥受饿,让儿胎越发疯狂的吸食起来,老妇人痛的哇哇直叫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扬天明的灵竟感受到了吸力。只见到,西域术士们拿着钱财,开门夺路而逃。扬天明被吸力带向儿胎,在撞到儿胎的那一刻,杨天明便又丧失了意识。

  又一次醒来时,已在魔法学校公园的假山后。一群魔法班的同学拥挤在一起,在笼子后面看着刚出生的小熊狸。扬天明恢复了人形,竟变成了学生少年的模样,挤在喧闹的人群中。

  假山上是一只幼年期的小熊狸,实在是太幼年了,可能稍微触碰不当,就会伤害到它。

  下课玩耍的同学们正愁找不到乐子。成绩出类拔萃,家境殷实富庶,这里的校风自由而玩世不恭。女生提议用召唤物给小熊狸作献祭,帮它快点升级,等熊狸有了抵抗力再好好玩它。男生则表示支持,坐等女生养肥小熊狸,然后好好捉弄它。

  小熊狸,暂且这么称呼它吧。因为太小了,不知道这黑眼圈,是熊,还是狸。无辜的眼睛,水汪汪的望着比自己大上几十倍的人类们。

  女生给小熊狸上了吸食灵气的法术,同学们召出水元素、火元素这种微小的召唤物,喂给小熊狸吃。

  不一会儿,笼中的小熊狸升到了3级,隔着铁柱观看的男生女生们兴奋起来。
  夏天骄阳如火,灼烧着少男少女们的身躯。空气中混杂着少年们的荷尔蒙和少女们的体香,清纯的裙摆和规致的领带交错。甚至有坚硬的下体不小心触碰到富有弹性、梦寐以求的柔软下体。大家心照不宣,若无其事的愉悦的拥在一起,嬉笑着,逗着小熊狸。

  小熊狸升了两级,逐渐有了自我意识,便主动施出了第一个法术。这个法术并没有指向假山上的水火元素召唤物,而是指向了铁笼外面的学生们:「男生对女生动手」。

  青春的气息有一点点加速的溢出。男生显然收到了这个微弱的指令法术,虽然小熊狸的法术是那么的微弱,却也不怀好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同学,美丽而动人。

  女生也收到了这个小熊狸的微弱法术,是那么的微弱,女生们也疑惑的看了一眼边上的男同学,心想,男生真的会出手吗?想想还有点小激动,小期待。
  几秒钟的时间过得如此之漫长,空气中的荷尔蒙还在不断溢出。拥挤在人群中的扬天明察觉到了整个游戏的漏洞,那个漏洞会引发崩溃式的效果,荷尔蒙的溢出将会是不可逆的大爆炸,而这个看似弱小的小熊狸。不对,应该是狐狸了。
  扬天明的危机感阻止了进一步的思考,没时间进一步确认了,杨天明只是迫切的想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扬天明于是起身,推开拥挤的、穿着学生制服的青春少女们,向人多的教室走去。

  就是这十几秒的时间,男生们把控不住自己,女生亦把持不住。空气中的荷尔蒙爆发了,在小熊狸微弱的自在式的笼罩下,全部被小熊狸吸收。这些荷尔蒙又反过来加强了整个自在式,「男生对女生下手」的指令愈来愈强。

  男生终于忍不住出手了,女生亦敞开了大门。男欢女爱的性味,在自在式下正反馈式的强化下,步步成真,而这三十多名饱含青春力量的少年少女们,在性欲失控而喷发的那一刻,全部成了小熊狸的食物。

  一口气,全体榨干!

  笼中已无狸。

  笼外亦无人。

  操场上,却多了一个明媚动人的女生,背着单肩包,优雅的向教室走廊走来。扬天明觉得那个女生不怀好意,径直从走廊另一端出去,又怕自己跑不过这狐狸,趁着大路转弯的时候,又绕回教室的后门,从门缝里窥探。

  那个女生走过走廊。扬天明舒了一口气。

  不料那女生竟也没有顺着大路走,而是绕道草坪,向教室后门的扬天明走来。
  扬天明依然心怀侥幸,觉得那只狐狸应该不认识自己。毕竟刚才自己起身的那么自然,那么早。而且这里人这么多,要吃,也应该不会吃我吧。

  扬天明一鼓作气,装成是该班学生的模样,进了教室,找了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了。

  上课铃响了。

  扬天明正要庆幸教室里人多安全时,一个书包放到了自己旁边的空位上。那个狐狸女生,在自己边上坐下了。

  随风而来,一股清香。

  那是令人怀念的夏日阳光,操场,和喧嚷。

  扬天明感受到了一丝不真实,却又希望是这是真的。沉湎的滋味,婉转而悠长。

  但考虑到身边的这个危险尤物,扬天明又希望这一切就是假的。

  假的好。假的死不了。

  扬天明矛盾的心理,交错着,煎熬着,却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。

  老师在课堂上说了些什么,扬天明都没听进去。

  又下课了,教室里喧嚷起来。成了扬天明视野中的背景噪音。

  视野正中,正是那个同桌。她留着一袭长发,自信、美丽的脸庞让扬天明看呆了。

  「你好,我叫华雨欣。」她向扬天明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。

  「我,」扬天明脸红了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,「我叫扬天明」。

  扬天明的目光落在了华雨欣粉色的热裤上,顺着游移到她的那双大腿,美丽白净丰腻,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,咬出汁来。接着是修长无暇的小腿,竟呈现出一种书法笔画般的美感。

  扬天明许久才回过神来,发现华雨欣朝自己微笑,柔婉如风。如沐春风的扬天明,记忆力大概没有一个小时,毫无危机感的回应她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  华雨欣礼貌含羞的点了点头,便正身坐好,打开书包拿书。笔盒关的太紧,华雨欣吃力的打开,无奈用力过猛,笔盒中的橡皮擦弹了出来。那可爱的模样,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扬天明看在眼里,立马心甘情愿的俯身去捡。

  华雨欣的嫩脚就在手边。

  扬天明盯着那双白嫩的长腿,看得出奇,情不自禁的去深嗅她玉足散发出来的香气。

  只见华雨欣的玉足慢慢抬起,举到扬天明的脸前。迷人的芳香令人心烦意躁,扬天明忍不住想要去捧那只美足。

  扬天明忍住了,保持了绅士的风度。

  可又忍不住的,扬天明顺着美足向上看,只见华雨欣一脸绝美的笑容,轻轻的问到:「同学,找到了吗?」

  扬天明吞吞吐吐的打了个诳语:「还,还没。」

  华雨欣噗嗤一声,掩嘴笑了起来,前俯后仰。笑声如银铃悦耳,又如猫叫般诱人,一对卧蚕眼笑起来也是迷死人。这让俯下身仰望的扬天明头晕目眩。
  华雨欣挪开那只美足,侧过身来面对扬天明,动作极慢的将一条长腿搭在另一条腿上。

  「哎呀」似乎一个不小心,华雨欣把笔盒碰落。笔盒砸在扬天明的头上。
  华雨欣并没有自己打算拾起来的意思,说到:「帮我把这个也捡起来吧」。
  扬天明明知这是无理的要求,却也心甘情愿的去满足她。谁叫这女孩儿长的如此美丽,这双玉脚又如此动人,扬天明根本不想起身。

  扬天明跪在她的脚下,去收集散落的笔和橡皮。

  突然,华雨欣的一只脚踩住了扬天明的手。扬天明疑惑的抬头看着她,华雨欣又用另外一只长腿轻轻放在扬天明的头上。扬天明顺从的低下头去。

  「我漂亮吗?」清澈诱人的声音从头上传来。

  「漂亮」。扬天明回答。

  「喜欢我吗?」

  「喜欢。」

  「有多喜欢?」华雨欣微微附身。

  扬天明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华雨欣靠近扬天明的耳朵说:「脱掉。」

  外面依然是如此喧闹。扬天明兴奋而负有羞耻感的,在桌椅的遮挡下,拖下了裤子。扬天明的丁日渐渐充起了血。

  华雨欣伸出玉手,轻轻的捉住了扬天明的下体。

  那一瞬的感觉仿佛触电,之后丝滑的爽味与灵巧的抚慰,如同天堂般的待遇,让扬天明的男根雄壮挺起。

  「你的精气,你的智慧,都在这里呵。」华雨欣打量着扬天明,「快,说你喜欢我,这样,你就可以把所有的精气都贡献出来了。」华雨欣的玉手加快了爱抚。

  「我,我喜欢你。」跪在地上的扬天明喘着气,舌头仿佛打了结,却痴痴不断的说着:「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。」

  华雨欣换做用脚踩着扬天明的傲起挺拔的阳具,然后双腿一换位置,把扬天明的男根紧紧的夹在了她的双腿之间。她那白嫩细腻的长腿肌肤,摩挲着扬天明的丁日,扬天明着了魔一般,越发拼命的亲吻着她的双腿。

  她的双腿越夹越紧,扬天明的快感也越来越剧烈,全身的真气在向精关奔涌。扬天明的精关早已不严实,身体不断颤抖的喷出一道又一道白色浊液,射在她的长腿上。射出的精华很快被白嫩的肌肤吸收了,肌肤也变得愈发白嫩。

  「我要把你一生的精华全部吸走哦」华雨欣嫣然迷笑,用小腿顶住扬天明的下体。

  扬天明正在愉悦的快感上头,没办法也不愿停下来,仍在不断射出。身体里的一切都在不断地被从下身吸走,越来越强烈,扬天明身体越来越虚弱,意识越来越模糊,仍然要伏在华雨欣的大腿之间亲吻和吸允。

  最后扬天明全身瘫软在她的双腿之下。

  「你的智慧原来有这么多啊!真是天才呢!魔法天才!」华雨欣有些兴奋,「哈哈哈哈。」

  华雨欣一抬脚,把扬天明踢开。扬天明靠在墙边,光着下身,雄性的象征早已萎靡不振。

  华雨欣缕了一缕自己的秀发,背上单肩包起身离开,明媚的脸庞变得更加清纯动人。

  扬天明的灵被华雨欣牵着,出了教室。扬天明少年的肉体,瘫软在教室的那个角落。

  真的是自己的肉体吗?扬天明在华雨欣的身体里,提出了这个疑问。

  这华雨欣是小狐狸制作的一个法式,吸收了几十个魔法实验班学生的灵,作为魔力的来源,维系整个法式,并使之愈发勾魂摄魄。

  扬天明见着华雨欣一步步来到校长办公室。这里是整个魔法学校的泉眼,提供学生施展魔法的辅助。控制了魔法泉眼,就掌控了整个学校的魔力和使用魔力的师生。

  华雨欣推开门,进到室内,又从里面反锁上,背靠着门,望向办公桌那一头。
  办公桌前,正是精壮有力、西装革履的校长大人,一眼就看出了华雨欣的真实面目。

  一个卦阵就在校长大人手中迅速展开,精准有力的轰在华雨欣柔嫩的胸前。校长大人的法式已经登峰造极,好似消声枪一般,根本不用惊动到旁物,就让华雨欣一阵干呕,体力不支的倒下。

  校长大人自信的确认,无声,因此学校也无慌乱。

  在华雨欣体内的学生灵气大多已经沉睡,顽强一点的只有扬天明,却也感受到了痛感。而华雨欣核心的那只小狐狸更是五脏六腑被震裂,心经肺脉俱断。女学生们写在小狐狸身上吸食精气的自在式也被捣毁。

  学生的灵气被校长巧妙娴熟的避开,但小狐狸把这些灵气绞缠在一起,把男生的灵气用作燃料用于行动,把女生的灵气用作形体塑造,已经难以分开。只有刚刚吸收、稍许独立的扬天明,慢悠悠的飘出华雨欣的身体,以微弱的凝结,浮在办公室。

  校长打量了那一团学生灵气许久,已经挽救不回了。这些富庶家庭的子女,平时就玩世不恭,喜欢恶作剧。这次引火烧身,简直活该。校长本人是吃过苦头的,一步步才爬到今天的地位。

  说着说着,校长眼中闪过一道邪光。那是埋藏在心底的欲望。在物欲横流、阶级壁垒森严的社会,即便是身居高位的校长,平时娱乐也不过是商务陪酒的歌姬,与自己同出一门,质地良好但不算极品。真正极品的学生们,虽然膝下万千,但若做出轻薄之举,会被法律制裁到身败名裂。

  如今的小狐狸却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。幼狐应该是附近灵山上迷路下来的,这些学生的灵气正是清纯优良。平时风骚、只和门当户对的异性暧昧交合的女生,又教这狐狸做了一个这么逼真的女体。这个华雨欣,集众女生之所长,有倾国倾城之貌,仙家灵兽之体,是那些靠打扮、装饰起来的高级妓女们没法比拟的。
  「趁热,打一炮。再轰塌法式,毁尸灭迹。」校长大人心里盘算着。

  想毕,校长大人小心翼翼的剥离男生的灵气到灵龛中,对着快要垮掉的形体加持了一个维护的法式。「到时候,就说女生的灵气都被妖狐吞并,只剩下作为燃料还未用尽的男生灵气。」

  校长大人想到这里,心中大喜。看着下面这个穿着学生服的清纯少女,愈发欣狂。

  校长轻轻剥开华雨欣的樱桃小嘴,解下裤子,跪在华雨欣前面,用丁日扫刮着她粉嫩的樱唇。

  校长的龟头不小心触碰到华雨欣洁白的牙齿,刮弄的,竟带來了些许的快感,让他忍不住又再贴的更近。

  真是,人到中年,枯木逢春啊!校长欣喜若狂,好久没有这么嫩的女人来伺候了,一个人的办公室就是好啊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  「好舒服啊」。校长大人的身体再度前倾,半勃起的丁日再度碰到门牙时,快感的电流自龟头扩散到全身。男根在情欲的挑拨下,逐步坚硬起来,赤红的龙头也昂首抖动起来。

  「真棒」。校长大人的龙根依然流出了淫水,滴入华雨欣的口中。

  现在,我要进去了。校长大人挺出下半身,把龟头送入樱唇内。柔软的舌头被顶开,沿着敏感肉冠,向根处堆积。

  校长大人扭动着身体,用龟头摩擦着华雨欣柔软的温舌。产生的快感,让他反射性的抖了几下,膀胱液进一步的溢出。

  自从三十年前被迫娶了寒门妻子,校长大人就再也没有泄过身,发誓要聚精会神的积攒魔力,修炼到有朝一日,能够获得上层阶级的认可。然而这一等就是三十年,阶层的壁垒让校长大人撞的头破血流,闷声吃亏。这次,大概是上天派来,帮助自己圆梦的一次吧!

  校长大人用龟头更快的拨弄着华雨欣的樱唇嫩舌,更多的快感被传送到校长的脑中。

  「爽,爽,真他么爽!」。

  丁日不断的被花一般的少女爱抚,坚硬、坚挺到更加饱胀,随时都要喷发。
  校长大人一把扶起华雨欣,架住华雨欣的头,让她含着自己快要高潮的丁日,双手抚摸着少女的秀发,捧着少女的脑袋,一下又一下,野蛮的顶向喉咙。
  「不,不行了。」柔软的口腔,让校长到了舒服的高点。他一把一把的冲击,把大量陈年的浊精,喷到华雨欣的口中,顺着喉咙和气管流进去。

  空虚的抖动数十下后,校长大人的丁日依旧坚挺。校长用少女的舌头,擦拭干净了自己的龟头,便抽出来,将华雨欣放下。

  校长大人得意的欣赏倒在眼前的少女和自己的丁日。「哈哈哈哈,往日雄风依旧」。

  校长正要转身回到座位上,思考下一种玩法,自己的领带却被扯住了。
  领带扯着脖子,校长扭头看去。那是一个头发略带凌乱的长发少女。无辜的眼神,如泉水般灵澈,差点就要流出眼泪来。她舒展着眉毛,一脸可怜的望着校长,乞求更多的雨露。

  那美丽的脸庞,让校长主管记忆的海马体直接宕机。

  一只纤纤玉手就此举起,修长白嫩的手指,拨弄着校长依旧雄起傲人的丁日。校长一时间记不起来一些事情,只是想着这种被千金小姐抚慰的天堂般快感。这种快感,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坏好意,但也只是一点点啦。

  玉手加速套弄校长大人的丁日。少女的模样正是校长的菜,校长哪里受得了这般爱抚,便又胡乱射出一斛精液,射到她的手臂上,脸上,刘海上,睫毛上。
  精液神奇的消失了,像是很快蒸发了,又更像是被白嫩的肌肤吸收了。少女变得更加荣光焕发,更加富有青春魅力。

  扬天明漂浮到办公室外,从窗外向里面看,只有校长一个人站在桌后发抖。
  玉手不断的套弄着校长的丁日,校长挺着腰迎合。对方仅仅是用手,就让校长享受了一串连续的勃起和高潮。贪婪的校长顾不了那么多,生命精华被肆无忌惮的狂洩。漂亮的玫瑰紅,迷泛在少女的脸颊,显得更加动人可爱。

  校长被眼前的美景美色迷醉了心,双脚支持不住,便瘫软的跪坐下来,两眼无神。

  华雨欣站起来,摇晃着裙摆,脱下鞋子,伸出被及膝白袜包裹的脚,脚尖从校长的胸口轻轻滑下。

  比刀还麻利的,轻快的,就让校长的西装衬衫撕成两半。老练的胸肌显露出来。

  「好壮的肌肉,好强的生命力啊。我好喜欢。」华雨欣紧了紧唇,媚笑着。
  校长的胯间多了一只玉足,踩弄着丁日。

  吸收了校长那么多精气的华雨欣,早就明白了校长的小心思,故意打击他说:「你这种贱民,给你手交就够不错了,让你得逞口交一次是天大的便宜了。就凭你这种贱民,还想攀金枝玉叶?」

  校长被激将了,丹田好似有火般灼烧起来,那又是一种欲火。校长被女孩儿的玉足践踏着,竟然坚挺的勃起。血管横生的丑陋之物,在清纯可人的少女面前,不知羞愧。

  华雨欣见到这等反应,嘴角轻轻翘起,加大了踩踏的力度和频率。

  意识模糊的校长似乎记起了什么,脸部的肌肉抽动了几下,似乎要说些什么,却被胯间的阵阵快感给冲去。

  「好,好舒服」。思考了很久,校长最后从嘴里吐出了这几个字。

  「喔?」华雨欣继续不怀好意的索取、狎玩。「哈哈哈哈」

  眼前的男体已经走火入魔、欲火焚身,变成只懂得向心仪对象甘愿贡献生命精华的雄兽,抖动着,送出一注又一注精液,落在华雨欣的白袜上,渐渐融进去。
  华雨欣的长腿变得更加白净光泽,线条变得更加完美,更加让人把持不住、心花怒放。

  校长抬不起头,老眼昏花,也看不清自己的丁日。华雨欣却看在眼里。校长的阴茎虽不年轻,却因常年未经人事,而宝刀未老,红润如初。但经过这几轮下来,却变得又黑又紫,疲态频出。

  「真恶心。」华雨欣看不下去这样的丁日,眼前的校长已经从精力充沛的壮男变成花白头发的佝偻老头。华雨欣特地穿上了高跟鞋,用8厘米长的后跟,狠狠的踩向校长那没用的丁日。

  校长有气无力的惨叫一声,带着欢喜的神情,双眼翻白。身体像失去水分似得,迅速的干枯,并向后倒下。

  华雨欣像是品尝完大餐似的,略带妖媚的舔着红润的双唇,浑身上下散发着清纯诱人的气息,忽然望向窗外的扬天明,邪恶的眼神中传递着一个讯息:「谢谢你的天才智慧」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1-01-16更新.